• 返回首頁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茂名市廣告協會

    搜索

    職業打假人的敲詐與電視廣告監管的軟肋

    2013-8-27 10:39| 發布者: admin| 查看: 2255| 評論: 0

    摘要:   12月1日,成都職業打假人劉江涉嫌敲詐勒索一案在重慶萬州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劉江被控以舉報電視臺播發虛假廣告為由,敲詐勒索全國300余家電視臺,金額共計242萬元。媒體稱本案審判導向對于職業打假人群體具有 ...

      12月1日,成都職業打假人劉江涉嫌敲詐勒索一案在重慶萬州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劉江被控以舉報電視臺播發虛假廣告為由,敲詐勒索全國300余家電視臺,金額共計242萬元。媒體稱本案審判導向對于職業打假人群體具有標本意義。

      本案正值法院在審,筆者對一審結果不作預判。從輿論反饋來看,“有罪論”和“無罪論”不相上下。這至少表明,劉江一案已可歸入爭議性典型案件之列。

      這里要討論的是,劉江為何會被偵控機關認定涉嫌敲詐勒索罪,以及職業打假人為何很難得到有關方面的認同。

      我們來看看劉江的“職業化”手段:招募人手→分別安排至相關省市→收看當地電視臺播放的醫療類廣告→尋找廣告中存在的夸大療效等違法行為→錄制違法廣告→購買相關產品→制作舉報材料→將材料寄送相關主管部門,要求查處,并以不查處則向更上級部門舉報威脅→借主管部門查處之機向電視臺索取錢財→索取無果,向更上級主管部門舉報,直至電視臺給錢為止→索取得錢財后,無論對方是否整改,都承諾一年之內不會再舉報,同時向相關主管部門發出聲明函,表示不再追究該電視臺的相關法律責任。

      從這個流程圖中可以看出,劉江的舉報都是真實的,甚至他收到錢財后承諾不再舉報也是真實的。他既未使用暴力,也未以暴力相威脅,所謂的“敲”與“勒”的武器其實是合法的“舉報”。對違法違規的電視臺而言,直接的威脅并非來自劉江,而是來自于職能部門在接到舉報后的查處。

      單從“舉報”上看,劉江及其招募的人員沒有任何問題。向職能部門舉報違法行為,是公民的權利。對公民的舉報,職能部門都應表示歡迎。職能部門接受公民舉報后,首先要做的并不是探究舉報人的舉報目的,而是應查證舉報內容是否屬實,以及如屬實依法應如何查處。

      “劉江們”在“灰色打假江湖”中的存在,實則暴露出職能部門在履行職權上的欠作為。就以電視臺的虛假廣告為例,只要執法人員對當地電視臺播放的廣告稍加監控,不難發現其中的違法線索。相對于“職業打假人”,職能部門的執法人員才是“職業選手”。但現實卻是,雖然國家已設立了大量職業打假的執法人員崗位,不少違法違規的情況仍存在且得不到查處。

      執法者當然也不是完全不作為。我們總能見到針對某項違法的“XX專項行動”,也常能見到在特定日期職能部門特別公布的打假成果。如果堅持日常性的打假,相信用不了多久“假”就難以容身?蔀槭裁礇]有呢?

      無論是從公共媒體上觀察,還是從我們的生活經驗中體悟,都不難發現,在一些地方和一些領域,制假者、售假者、宣假推假者和打假者已然組成了一條完整的利益鏈條。被這條利益鏈損害最大的,不僅包括廣大為“假”所害的消費者,也包括了為枉法所破壞的法治本身。若公權力職業假打,“劉江們”的職業打假就難以避免。

      “劉江們”的存在,實則就是用合法的舉報權,觸動公權力機關履行它本應履行的職責。因舉報而觸動的公權力的介入,又成為“劉江們”對違法者的“勒索”要件。一言以蔽之,這種打假謀利的方式,更像是“黑吃黑”。在原本已趨穩定的涉假利益鏈中,“劉江們”橫插一杠,如此“職業打假”注定得不到既得利益者的認同。若一個劉江用合法舉報卻能“敲詐勒索”成功,這當然會引發涉假利益鏈條上各利益主體的堅決抵制。

      以此看來,劉江案帶來的思考,不僅是“職業打假”的罪與罰,而更涉及假利益鏈的破除。

      (作者系海南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辦公地址:廣東省茂名市人民南路90號二樓 [ 詳細 ]
    郵編:525000   辦公室電話:0668-3331888
    傳真號碼:0668-3331888  
    copy 2013-2016    茂名市廣告協會 粵ICP備13060783號
    返回頂部
    成年网站未满十八禁视频